傳統文化

當前位置/ 首頁/ 精神家園/傳統文化/ 正文

讀書人任重道遠

處世為人
讀書人任重道遠 
——《論語》解讀系列之:士不可以不弘毅
文/朱振山
 
\   
 
        說中國文字是智慧的符號,真是名不虛傳。在解讀論語之前,我們先來重溫兩個字,一個是“士”,一個是“仕”。今天,讀過些古書的人都知道“士”是讀書人的統稱,但一般卻不知道“士”字的由來。在我國上古社會(也就是距今三千年之前),那時的“士”有點像現在的兵役制度,這也是上古的政治制度和社會制度──從十個青年中推選出一個來做公共事務,從事社會管理工作,相當于現在的公務員,所以“士”字是十字下面加一橫。但是推選出來的青年還不能馬上成為公務員,需要通過政府培訓,學習法律法規,學習政治文化,這是“士”的由來。士子學習結業之后,經過考核準予畢業了,就出來做官,這時候就叫做“仕”了。這個“仕”是“士”字加一個“人”,表示這個士成熟了,可以為人民服務了。后來,人們把讀書人叫做士子,把做官生涯叫做仕途。
        當我國的人文歷史走出上古時代之后,“士”字就變成了讀書人的通稱。不再是十人選一人,凡是讀書人就都叫做“士”了?,F在的讀書人能不能叫做“士”呢?現在的讀書人還不具備“士”的資質。因為現在的讀書人從整體意義上說,還沒有為社會擔當的自覺。雖然不能一概而論說讀書人沒有社會擔當,但也不能忽略當今不少人是為自己的榮華富貴而讀書這樣的客觀現實。換言之,現在的讀書人缺乏上古那種“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的憂患意識。特別是在全球向物質傾斜、人類向欲望傾斜的大背景下,許多大學生的價值觀正在發生令人驚詫的變化,這個變化就是大多數人首先考慮個人前程,為實現個人目標奮斗,追求個人享樂,尋找財運亨通的價值觀與人生觀。因此,當下的“士”與孔門“士”的內涵不可同日而語。那么,孔門教化中的“士”具有怎樣的內涵呢?《論語》中,曾子做了這樣的表述: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遠乎?
        曾子的這段描述,向我們傳達出這樣的信息:孔門教育對讀書人的定義是,你既然號稱是讀書人,那么你就已經成為天下重任的擔當者。大家都清楚,今天的讀書人已經沒有這樣的定義了,或者至少沒有這樣明確的定義。更有甚者,在利己主義思潮的推動下,不少讀書人把學習生存手段、學習發達技巧當作讀書第一要義,把“瀟灑走一回”當作自己的奮斗目標。當然,這樣說并不等于不會出現憂國憂民的志士仁人。人們看到的是,今天的讀書人已經處在自在、自為的狀態里面了——你如果胸懷天下,“仁以為己任”,當然最好不過了;若你只管經營自己的安樂窩,也沒有人去指責痛斥,這是由于價值多元、文化多元所導致的結果。
        然而孔門的“士”,卻不能有半點茍且,曾子說,“士不可以不弘毅”。作為一個士子,首先要胸襟弘大,氣度大,格局大,眼光大;然后還要“毅”,“毅”就是剛毅,能決斷,看得準,拿得穩,對事情的處理有獨到見解。弘與毅是作為一個士子所需要的品格的兩個側面,僅有胸襟博大卻沒有當機立斷,不能很好地完成對國家天下的擔當;反過來,只有決斷能力沒有戰略眼光,沒有前瞻精神,那么決斷就不免存在局限性。所以,胸懷天下的讀書人,必須修煉自己的胸懷、眼光、見解與決心。
        “士”為什么需要弘毅呢?這是因為他“任重而道遠”。換句話說,一個號稱“士”的人,如果不能為天下蒼生謀求福祉,那他們將愧對天下,愧對自己的選擇。古代的讀書人是不需要什么監督機制的,因為,古人首先是尊重自己,尊重自己的選擇,踐行自己的使命。在此,我們有必要援引北宋理學家張張載的名言:“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這四句話(又稱“四句教”)是張載一生為學的歸宿,也是對“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己,不亦遠乎?”的經典詮釋。
        先說“為天地立心”。天地本來沒有心,但人有心,尤其是,讀書人要有心。讀書人的心也就應該成為“天地之心”。古代哲學中有“天地人”三才之說,那么讀書人就應該具備這個“人”的自覺意識。如何“為天地立心”呢?讀書人應該從天地化生萬物而不據為己有、天地無言卻能天長地久這些現象、規律中發現天理良心,然后把這個道理告訴社會大眾。通俗說來,“為天地立心”也就是發現真理、宣講真理的過程??鬃?、釋迦牟尼、老子這些古圣先賢是“士”的杰出代表,他們一生從事教化工作,一生都在為天地立心。應該說明的是,他們的學說并不是憑空自造的,而是在天地運行中發現的客觀規律。對此,孔子說自己是:“述而不作,信而好古”。
        大家都知道,儒學發現了孝悌忠信、仁愛和平的人際關系;釋迦發現了自性平等、定能生慧的本來面目;老子發現了天地同根、萬物一體的客觀規律。這些發現與闡述使得世間眾生在探索真理、領悟天地的道路上不斷前行,極大地推進了人類文明進程。由此可見,“為天地立心”是何等重要。
        再說 “為生民立命”。“生民”指繁衍生息的云云大眾。“命”指民眾的命運,用現在的話說,“為生民立命”也就是關心人民群眾的生存狀態。歷史上長期流行宿命論,認為人的一切興衰禍福都是命中注定的,只能聽憑命運的擺布。對此,張載并不認同,他認為只要通過勞動創造,命運是可以改變的。那么如何改變呢?關鍵的途徑是向內求索,就是要修正自己的言行,要懲惡揚善積功累德,要克勤克儉艱苦奮斗。這樣,命運程序中的密碼就改變了,命運也會隨之改變。
        然后是“為往圣繼絕學”。“往圣”,指已經過往的圣人。儒家所謂的圣人就是明白的人、覺悟的人。“絕學”,指中斷了的學說體系?,F在看來,當今社會的道德失范、倫理頹廢,就是因為中華優秀文化中斷了一百多年。今天我們也可以把弘揚中華優秀文化叫做“為往圣繼絕學”。 習近平總書記去年2月在主持政治局集體學習時強調指出,培育和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必須立足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要深入挖掘和闡發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時代價值,使其成為涵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重要源泉。習總書記用六句話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進行了概括:“講仁愛、重民本、守誠信、崇正義、尚和合、求大同。”這一概括言簡意賅,意義重大。
        最后是“為萬世開太平”。“太平”、“大同”等觀念,是周公、孔子以來的社會政治理     想。到北宋,以范仲淹、李覯等人為代表的政治家、思想家都提出過“致太平”的主張。張載不局限于當下的“太平”秩序,而是以更深遠的視野展望“萬世”的“太平”基業問題,這是他不同凡響的地方。
        “太平”是安康的前提,也是人民安居樂業的環境保障。
        張載這“四句教”是“士不可以不弘毅”的最好詮釋。前任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國外演講或接受記者采訪時,曾多次引用張載的“四句教”;2005年,時任國民黨主席的連戰先生訪問大陸,也曾用這“四句教”寄語北大學子。這說明,當今世界已經開始呼吁讀書人心憂天下,具有古代士子的擔當了。
        下面再說說“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為什么讀書人要為歷史、為天下負責呢?因為讀書人承接了人類文化,就要去傳遞人類文化,這好比你借船渡河,上岸之后就要交付船費一樣。讀書就是借船,“仁以為己任”就是船費。“仁”是什么呢?仁就是“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我們愛自己的父母就要愛天下的父母,愛自己的子女就要愛天下的子女,仁就是愛社會、愛國家、愛世界、愛天下。這個擔子是很重的,那么這個擔子要挑到什么時候呢?是到退休為止嗎?還是功成名遂為止呢?我們知道,古代沒有退休制度,即使有,也不符合一個士子的擔當,這就是說,“仁以為己任”是沒有期限的,“死而后己,不亦遠乎?”
        正是因為任重而道遠,所以,讀書人就必須修煉自己的“弘毅”品格。就是說,若沒有恢弘的氣度與堅毅的品格,那這種擔當是無法完成的。這里,我們不得不感嘆古代士子的崇高精神。讀書人為社會肩負著傳承文明的使命,其生命主干屬于文化而不是功名利祿,其人生使命是承接文化與傳遞文化。如果是這樣,他就一定會在黑暗的夜晚舉起燃燒的火炬,在靈魂萎靡的隊伍中舉起向上的大旗。
 

人生網伴您度過美好人生
相關熱詞搜索:

微信訂閱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通訊錄”,點擊右上角的 “添加” 搜號碼 lifechina1981 或查找公眾號 人生網 即可。
七乐彩今天晚上开奖